多多書院 > 狂探 > 狂探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032章 條件與對策
    “別這樣,我知道你舍不得這件案子!”李珍珠對趙玉說道,“要不然,你也不會趴到權佑東死亡的地面上!

    “老案子發生在橫濱,新案子發生在首爾,時隔45年,同樣的黑色眼睛……”他眼睛中閃著希冀的光,“這案子,肯定讓你著魔吧?”

    “我是偵探,當然對探案感興趣了!”趙玉說道,“但是,咱們一碼歸一碼,我只是過來參觀的!

    “如果跟我的利益發生沖突,那我只能選擇退出……”

    “好,既然你這麽堅持,”李珍珠交叉手臂,對趙玉說道,“那我只能表示遺憾了,但是,你可要記得,不要把案情泄露出去!”

    “嗯……”趙玉嗯了一聲,伸出手來,跟李珍珠握了一下,說道,“那就……祝你們好運吧!我先走了!”

    說完,趙玉直接朝門口走去,沒有露出任何留戀。

    結果,當他剛要伸手開門的時候,李珍珠忽然說了一句:“對了,我跟你說過,席偉金庫的事情,情況有變了嗎?”

    “嗯?”趙玉一怔,頓時感覺到李珍珠話裏有話,遂轉身問道,“什麽變化?”

    “米方介入了,”李珍珠說道,“他們參照國際法引渡條例,死咬住席偉是米方公民這一條,現在要求我們交出阿美蘿拉和席夢娜呢!”

    “我靠!”趙玉瞪眼,“你這個時候才跟我說?”

    “情況很糟糕,”李珍珠說道,“你也知道米方的手段,一旦提出,我們最後迫于壓力,肯定是頂不住的!”

    “你……”趙玉眯起眼睛,“你不會是在糊弄我吧?”

    “不開玩笑,”李珍珠嚴肅說道,“我可以給你看正式的引渡申請,隆迪的死,已經讓我們處于劣勢,所以,他們對席偉寶藏應該是勢在必得!

    “如果阿美蘿拉和席夢娜到了他們手上,後果可想而知……”

    “……”趙玉把眼睛眯得更深,正在努力思考李珍珠的話是否屬實?

    這時,門外已經傳來了腳步聲,顯然是樸憲和已經回來了。

    李珍珠趕緊上前一步將門鎖閉,然後極爲嚴肅地對趙玉說道:“趙玉,我已經打過申請報告,可以給你看我們國情科最新的卷宗記錄!

    “只要我們能趕在米方施加壓力之前,把金庫找到,那麽他們就再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到時候,主動權會掌握在我們手中,大不了,我們可以歸還一些屬于他們的財物,但是那些寶貴的絕密資料嘛……”

    李珍珠向趙玉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在說“你懂得”……

    趙玉當然懂得,但是,他還在懷疑,李珍珠是不是故意說得這麽嚴重,好引自己入局?

    當當當……

    這時候,樸憲和推不開門,只好敲門。

    “樸警長,”李珍珠趕緊說道,“請稍等一下,我們還有點兒事……”

    “這……”樸憲和明顯有些意外,但還是應了一聲,從外面說道,“我剛剛問過,吊車是從青園街的建築工地開過去的,只用了10分鍾而已!”

    “好的,我知道了!”李珍珠答應一聲,大聲說道,“那你先忙去吧!”

    “好吧!”樸憲和無奈地歎了口氣,只能遠遠地走開。

    “這個時候,你跟我說這些東西……”趙玉板起臉來說道,“顯然沒有帶著誠意啊!之前不是說,你們國情科的案件都是絕密嗎?”

    “沒辦法了!”李珍珠說道,“到現在,我們仍然不知道,阿美蘿拉他們到底要在證物室要找什麽?

    “我們已經篩查了所有的證物,也查對了以前的檔案,可並沒有發現任何跟席偉有關的東西!”

    “你們可以威脅阿美蘿拉和席夢娜,”趙玉出主意,“如果不把秘密說出來,就把他們交給米方!

    “她們心裏清楚,到了米方,會有什麽後果!”

    “當然說了,”李珍珠說道,“我們已經用盡了所有的辦法,但是,這兩個人死活不肯開口!

    “而且,我們還給她們做了測謊測試,我們懷疑,席夢娜應該是在說謊,她應該什麽都不知道!”

    “是嗎?”趙玉皺眉,一提起席夢娜,他就感覺頭疼。

    “趙玉,”李珍珠說道,“幫我把黑瞳案的事情解決了,然後,我保證給你看國情科的卷宗,共享所有資料,我們齊心協力把金庫找到,這樣對你我都好!

    “要不然,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米方坐收漁人之利了!

    “你知道,我們是攔不住他們的!

    “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話,”李珍珠又道,“那你回頭問一下你的上司,我想,這個時候,他們也已經接到情報了吧?”

    “你可真會做買賣,”趙玉冷冷說道,“既然金庫的事情十萬火急,那爲什麽不先把它搞定?你居然還跟我談條件?”

    “我也實在沒有別的辦法,”李珍珠坦然言道,“承平道的這些商會,既然能夠在晴瓦台的注視下發展得如此壯大,其背後錯綜複雜的關系,是連我們國情科也忌憚的!

    “現在,黑瞳案已經引起了國際關注,權佑東死了,安先秀又出了這麽大的事,如果這件事不能盡快處理,會嚴重影響到公衆安全,造成惡劣的後果!

    “趙玉,我並不是領你過來參觀的,”李珍珠眼中充滿了期待,“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這件案子,無論于公于私,也要拜托給你了!”

    嘀嘀……嘀嘀……

    就像是商量好似的,李珍珠剛剛說到這裏,趙玉的電話就響了。

    接通之後,手機裏赫然傳來了苗坤的聲音:“趙玉,情況有變,你先幫他們查一下黑瞳案吧!

    “具體的情況,晚上看見你再說!先挂了啊……”

    電話接的也快,挂的也快,簡短的幾句話之後,手機裏便沒了聲音。

    好吧……

    趙玉看了看李珍珠,李珍珠也看了看趙玉,二人相視無語數秒,眼神卻各有複雜。

    “怎麽樣?”李珍珠說道,“我沒有說謊吧?事態已經到了非常緊急的地步!”

    “那好,”趙玉說道,“既然這樣,你要是聽我的,最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先把安先秀的那幫手下給我控制好了!”

    “哦?”李珍珠意外,“爲什麽?”

    “廢話,”趙玉言道,“安先秀沒了一條腿,吊車是金溪商會的,開吊車的嫌疑犯又是那個老頭子的手下!你說呢?”

    “哦……”李珍珠恍然大悟,“原來,你早就想好了對策!你是不是……已經想到怎麽破案了?”

    “第一,”趙玉伸出一根手指,“嚴密關注一下,誰會把吊車和嫌疑犯的信息透露給安先秀的人!

    “誰透露出去,誰就是鬼!

    “第二,”趙玉又伸出第二根手指,“你幫我查一件事,如果老頭子和安先秀幹起來,誰會是最大受益者?

    “我懷疑,這裏面有第三方勢力在作祟!”
多多書院 > 狂探 > 狂探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