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一品道門 > 一品道門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兩千兩百八十八章 不可言之境
    魯莽!

    太魯莽了!

    天罰是什麽?那是天地意志,那是宇宙運轉之樞紐,天道之權威。

    膽敢逆天而行?

    你不死誰死?

    “唉~”

    一道幽幽歎息,似乎自無盡時空而來,傳遍全場。

    “原來如此!”莫名的話語響起,一道人影不知自何處來,下一刻卻見張百仁炸開的真身重組,彈指間化作人形,然後那人影邁步走出,竟然沒入了張百仁體內。

    張百仁此時是懵逼的,身軀被天罰摧毀,然後一道歎息響起,接著真身自動重組塑形,仿佛這具身軀不再是自己的一般,下一刻眉心祖竅內法則之光流轉,念動間三千化身自其神性內的世界走出,竟然融爲一體。

    強!

    強的叫人心驚動魄,此時張百仁說不出自己有多強,只是曉得天地間萬千法則在其眼中毫無隱秘,那往日裏看不穿的關竅、道不清的謎題,盡數一一呈現。

    “無所不能!”張百仁有些迷醉,在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就是天地主宰,自己就是天地間的規則,自己一個念頭,便可制定乾坤秩序,重改大千世界法則。

    自己可以將大千世界法則抹去,亦可以將法則重新塑造出來。

    還不待其細細感悟,下一刻時光在其周身倒流,那滿天天罰消失一空,時光長河中的眼睛猛然睜開,還不待那眼睛發怒,只見其屈指一彈,那法則之眼已經崩碎,然後那一只手夢回上古,逆轉時光長河,自太古抓出一團光線,回歸到了現在時空。

    隨手一甩,那光線沒入玄女體內,然後周身法則崩潰,那無所不能的感覺亦在遠去。

    “這……”張百仁雙目有些失落,自那無所不能的狀態中跌落出來,不由得有些空虛。

    “爲什麽會這樣?爲什麽三千法則能重組?之前肉身仿佛不是我的一般,由另外一個意志操控,但我卻又偏偏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張百仁雙目內有些駭然:

    “那便是三千法則完全融合的天道化身嗎?”

    “強的不可思議,念動間顛倒陰陽,彈指間虛空重塑,就連時光長河、天地間的法則,都在念動間可以更改!”張百仁目露狂熱:“那就是我的未來力量嗎?只要我能融合三千法身,我也能掌控這種力量。”

    “不過,之前究竟是誰操控了我的身軀,還能調動我體內的法則之力!”

    張百仁只覺得毛骨悚然,這方天地的水太深,這等強者簡直聞所未聞,強的不可思議。

    拼了命的回憶著、記錄著之前三千法則的融合過程,雖然之前三千法則融合的過程很快,快到張百仁來不及反應,但卻也在其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算作是未來的指引、以後該走的路,總算有一點模糊的概念。

    “不斷壯大世界!化至億萬裏大小,將整個法則都容下,融合的法則越多,世界就越完整,我的力量也就會越強!”張百仁目露神光,壓下心中萬千思緒,側目看向玄女,此時玄女周身寒氣翻滾,化作沖霄霧氣,其體內的冰寒之氣不斷分解消融。

    沉積在其體內千年的寒氣不斷被逼迫出,一點點生機在玄女的體內醞釀、複蘇。

    活了!

    玄女活了!

    之前那一手穿越萬古時空,彈指間奪取了玄女魂魄,將玄女的魂魄本源烙印重組,自太古捉到了今朝時空,重組其三魂七魄。

    天地間一道道玄妙莫測的氣機自虛無中來,向玄女的體內鑽去,玄女的本源印記重組,三魂七魄自然而然會從天地間彙聚而來,不斷向玄女體內回歸。

    “重組三魂七魄!”張百仁面色駭然:“好手段,之前那神秘力量跨越千年時空,擴印了玄女的本源印記,然後將那複制的本源印記重現于現在時空。有了本源印記的牽引,玄女散落于天地間的魂魄碎片亦會重新回歸,然後就此複活。”

    “我當真是蠢!力量強大了,腦子卻不夠用了!”張百仁揉揉鼻子,這麽簡單的道理自己都沒想明白。

    就算普通人都知道,物質能量守恒定律,物質不會隨意消失或者減少,玄女雖然魂飛魄散,但是其散落、破碎的魂魄卻依舊存在于天地間,不增不減。

    只要有了本源印記,將那些散落魂魄召集回來,人豈不是活了?

    虛空卷起了道道微風,石洞內寒氣流轉,張百仁肌膚上沾染了一層寒霜。

    “好恐怖的寒氣,換了一個人來此,只怕會直接化作雕塑!何談救治!”張百仁世界法體運轉,悄然間將那寒氣吸收。

    玄女身軀開始變得柔軟,肌膚慘白浸染了淡淡的嫣紅,不知何時微弱的呼吸開始,鼻翼慢慢律動。

    “蹦~”

    “蹦~”

    “蹦~”

    微弱遲緩的心跳聲,停在張百仁耳中猶若驚雷。

    外界

    大千世界一片寂靜,太陽星中的天帝瞳孔一縮,猛然站起身看向無盡時空,面露狂熱、駭然:“時空穿梭!當真有人逆轉時空,幹涉了千年時空,竟然逆天將人複活!本帝的思路沒有錯,時空當真可逆!”

    一行晶瑩熱淚劃過面頰,天帝雙眼赤紅:“本帝沒有錯!本帝沒有錯!帝妃,本帝一定要將你複活!本帝一定要將你複活!”

    天帝的眼睛裏滿是激動,但冷靜下來後卻又是一陣駭然:“幹涉時空!有人竟然先本帝一步幹涉時空,那豈不是說還有人修爲在我之上?遠在我之上?這怎麽可能!莫非是那些不死不滅的仙人不成?”

    天帝自激動中清醒過來,再看向崆峒山方向,眼中露出一抹凝重、忌憚:“張百仁到底隱藏著什麽秘密?”

    與天帝同樣,太陰仙子也驚得在太陰星中停住了步伐,一雙眼睛駭然的看向時光長河,最後目光落在了崆峒山上,許久後一字一頓道:“這-不-可-能!”

    “世間怎麽會有如此強者,無視天地法度,逆轉時光長河!”太陰仙子此時一臉不敢置信:“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太陰仙子活了無數年的心境,此時亦被打破,世間忽然冒出如此強者不說,還對張百仁出手相助,這說明什麽?

    此人與張百仁是同黨!

    這對自己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太陰仙子的雙目內殺機流轉,有擔憂、有不敢置信,諸般表情在不斷變化,一時間整個人都呆住了。

    “無生!”

    九州與神州的戰場,龜丞相面色肅然,前所未有的嚴肅:“這才是真的你!這才是真的你!這張百仁不過你引人耳目,誘人入局的棋子罷了!”

    “還好,我沒有魯莽出手,不然怕是惹上滔天大禍了!”龜丞相縮縮脖子,一雙眼睛看向太陰星方向:“事情怕是不妙啊,無生竟然不曾登仙而去,依舊停留在這方世界,誰是他的對手?”

    龜丞相此時憂心忡忡,就連背後旋轉的八卦奧義,也散去了幾分。

    張百仁不知外界衆人的變化,而是努力記錄著之前法則變遷的順序,那三千法則融爲一體的過程。

    雖然他已經很努力的去記錄,但卻依舊只是朦胧中記錄了一個框架,一個大致的框架。

    “足矣!有了這框架,我便有了骨幹,日後修行的速度何止快了千萬倍!這框架便是我前行的指明燈,爲我指引方向!”張百仁雙目內閃爍著一抹神光,周身氣機不斷變換。

    眉心祖竅

    時光深處

    神性此時飄蕩在那無盡虛空,其上承載的混沌世界卷起無盡風暴,一道模糊虛影在混沌中閃爍,然後三千法則不斷排序組合,推演模擬著三千法則的融合過程。

    有了這大致骨架,推演速度何止快了千萬倍。

    還有什麽地方是比混沌推演更合適的地方?

    混沌中無生無滅,念動間法則衍生,彈指間法則湮滅。

    混沌中沒有法則,沒有秩序,但是張百仁卻可以施展神通,念動間混沌衍生出三千法則,然後推演之用。

    “砰~”

    法則化身爆開,在混沌中卷起道道狂風,地水風火炸開,道道浩蕩的波濤卷起。

    試驗失敗了沒有關系,念動間萬千法則重新衍生,而且那炸散的法則碎片,若是得了機緣,落在混沌中或許會形成某一種玄妙莫測的靈寶,誕生出造化之物。

    一道法則、兩道法則、三道法則……

    混沌中的試驗不斷,甚至于不是一場試驗,而是幾十場、上百場同時展開,整個混沌仿佛埋了炸藥一般,卷起浩浩蕩蕩的罡風,吹打著不遠處一千五百萬裏的小世界。

    小世界內

    五大魔獸感應著混沌中的風暴,地魔獸道:“混沌中風暴如此強烈,莫非發生了什麽變故?”

    “這裏是那小子的地盤,莫要擔憂,努力開擴世界就是了!”水魔獸瞪了地魔獸一眼:“老土,你可別偷懶,你最近有些怠泄了!”

    “就是就是,咱們都在努力,你這老家夥卻在偷奸耍滑!端的不當人子!”火魔獸罵了一句。
多多書院 > 一品道門 > 一品道門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