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帝國吃相 > 帝國吃相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398章 終極繞口令
    酒宴散盡,只留一片狼藉和殘存的飯菜酒香。

    一抹晚霞映紅碧波蕩漾遼闊無際的琅琊海岸,忙碌一天的海港碼頭十余裏長的工地慢慢安甯下來,出海捕撈的漁船吱吱呀呀劃槳搖橹靠岸,許多拖家帶口而來的民夫也在海灘附近升起爐火開始煮飯,遠處,還有幾艘歸航的大海船正吹響悠長的號角往琅琊海灣而來。

    海岸邊堆積如山的木材砂石水泥鋼鐵等建材,高高低低的吊臂和腳手架矗立在晚霞和海風之中靜默無語,海岸邊的簡易碼頭上,停靠著數百艘大大小小的漁船。

    七八艘高大的海船漂浮在海岸附近,船上的桅杆高高的聳立,指向越來越暗淡的天幕。

    蒼穹之上,幾粒淡淡的星光開始浮現,四周越發的幽靜,慢慢之間,那些漁船和海船上,有一盞一盞的燈火開始閃現,最後,十余裏長的海灣線加上近在咫尺的琅琊縣城以及周邊民夫彙聚起來的聚集地陸續點亮的燈火彙聚成一片,將整個琅琊海岸的夜晚映照的瑰麗熱鬧無比。

    一些當地漁民聚集的村莊,有年輕人點燃篝火圍在一起載歌載舞,吸引了大量的民夫和婦孺孩童前去看熱鬧玩耍,當地人也就順便賣一些冰粉魚幹面餅饅頭等小吃補貼家用,這其中,偶爾還能見到寬袖大袍的儒生、道髻葛衣的方士、短袖麻鞋的船員甚至是身穿官袍吏服的官吏,歡騰熱鬧之中偶爾還會傳來幾聲女子的嬌笑。

    “哎呀,劉大人您可來了,今晚可得讓奴好好陪陪您~~”

    這是從琅琊縣的曲園跑來賺外快的野雞。

    陳旭和水輕柔並排騎著馬,沿著琅琊海岸慢慢行走,觀看這難得的夜色景致。

    這種情形若是放在後世,怕是連海邊一個小鄉鎮都趕不上,但放在眼下,這就是琅琊最爲熱鬧的時間,荒野之間沒有宵禁,隨著這個巨大工程的開啓,這一片曾經荒蕪的海灘瞬間湧入數萬人的建設大軍,而且朝廷足足在此砸下八千萬的資金,加上還有陳旭自己以及民間商賈的投資,整個琅琊眼下湧入的資金接近兩億,一天到晚到處聽到的都是嘩嘩啦啦銅錢落地的聲音。

    兩億是什麽概念,那是整個東方道一半的投資。

    但眼下,都砸在琅琊這區區長度只有十余裏的荒灘上,龐大的資金一下就將這片海灘徹底淹沒了。

    有節約的民工拿到錢會存起來帶回家,但還有不節約的掙到錢直接就在當地消費了,喝酒吃肉把妹賭博,總歸是因爲錢來的太快,他們已經陷入了另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當中,加上爲了滿足這數萬人吃喝拉撒的商賈和看好琅琊未來發展的富豪也砸下大把的錢在琅琊縣城和碼頭附近購地置業建房投資,開設各種曲園雜舍和酒樓餐飲等,使得琅琊縣城短短數月時間便擴大了近一倍的區域,大量新修的房子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形成的規模比之杭州更加火爆和熱鬧。

    陳旭落腳的地方就在距離新修的海港一裏開外,一個巨大的院子,裏面有高低錯落十多棟房屋,模式照樣是借鑒清河園,集曲園酒樓賓館商店爲一體,不過裝修風格很符合東南沿海的特色,大部分都是木頭建築。

    陳旭和水輕柔逛完海灘回到酒樓,時間已經是戌時末了,熱鬧的海灘已經開始慢慢甯靜下來,忙碌了一天的人們也已經開始安寢入眠。

    “琅琊真的是太熱鬧了,看起來未來不會比吳中差呢!”

    洗漱完畢,換上寬松幹淨的睡衣,站在酒店二樓的窗前,看著燈火逐漸稀疏的綿長海岸,水輕柔靠在陳旭懷裏輕聲說。

    “嗯,等海港項目全部修好之後,琅琊一定會成爲東海最大最熱鬧的地方,十年二十年之內必然不會比吳中差,但更長時間去看,恐怕南方很快就會崛起一批人口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繁華城市,以姑蘇爲首,句章、東冶、番禺等地很快就會快速發展起來,因爲未來航海的重心會很快往南方轉移,一旦探索到通往西方的航線,立刻就會有大量的貨物和人口交易來往于南海,琅琊太靠近北方,瀛洲和朝鮮兩地還太過于野蠻荒蕪,無法支撐起更大規模的海運發展,琅琊海港的作用是溝通大河流域和東南諸郡以及朝鮮瀛洲的中樞,未來發展一樣不可限量,這其實也是我當初的規劃,坦途計劃的重點其實是南方……”

    陳旭摟著水輕柔坐在窗前,同樣看著夜色甯靜的大海以及漫天的繁星,與水輕柔說一些關于坦途計劃的規劃和未來前景。

    “南方四季炎熱,糧食瓜果等物産豐富,的確是好地方,不過嶺南就是太過荒蠻了一些,特別是廣西海南附近,若是沒有大海船,恐怕來去一趟都需要半年時間!”水輕柔微微點頭。

    “所以這才是我要大力打造海港碼頭和大海船的原因,眼下二十丈的海船一次可以運送萬石糧食,從琅琊至南海順風的話可能只需要十日,路上的消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若是通過舟船車馬將一萬石糧食從中原運送至南海,人工牲畜消耗和車馬損耗至少是其十倍,這便是海運的強大之處,未來世界,必然是在大海之上,誰能掌控大海,誰能制霸海權,誰就能統治世界,我的希望就是將來無論我們到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聽到人們說熟悉的中原話!”

    “夫君難道就是想將來出門免得迷路?”夜色下,水輕柔一雙眼睛溫柔而明亮。

    “那是,爲了讓全世界的人學習好我華夏之語,我已經想好了,將來大秦統一天下之後,讓他們進行語言考級,考過的才能當官!”陳旭很是嚴肅認真的點頭說。

    “語言考級是什麽?”水輕柔一雙眼睛睜的更大更亮,美麗的臉上滿是疑惑。

    “語言考級就是語言等級考試,通過出一些題目,考試檢驗異國人學習大秦話的能力,比如背誦詩經,比如默寫道德經,比如唱歌還有繞口令……”

    “何爲繞口令?”水輕柔眼神更亮幾分。

    “繞口令便是一種同音諧義的語句,非常有意思但比較拗口,考驗的要求是快速念出來不能出錯,出錯算輸,夫君教給你一段,以後你也可以拿來考教一下別人……咳咳……遠望一堆灰,灰上蹲個龜,龜上蹲個鬼。鬼兒無事挑擔水,濕了龜的尾,龜要鬼賠龜的尾,鬼要龜賠鬼的水……怎麽樣,這段最簡單,學會沒有!”陳旭摟著水輕柔笑著問。

    水輕柔:……

    “嗯,看來是太簡單了,我家娘子自幼聰慧,爲夫再說一段比較難的,咳咳……山下一條河……”

    “等等~”水輕柔伸手按住陳旭的嘴巴,臉色呆呆的眼神有些發愣,“夫君方才說的什麽鬼,您再說一遍好不好,我……我方才沒聽清楚……”

    半個小時後,點著燈燭的窗戶吱呀關上,一個聲音傳出來。

    “娘子,夜已深,我們早些安寢吧,明日爲夫還得檢閱海事學院的艦隊……”

    “眼下才亥時,您平日都還沒困,我還想再學一首繞口令……”溫柔的聲音充滿了撒嬌和期待。

    “嗯,好吧,這次我教你一首終極繞口令,這首繞口令號稱搶紅包之終極口令王,非常難,堪稱史詩級難度,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求就是越快越好……”

    吹燈拔蠟,房間暗淡下來的同時傳出來一個打哈欠的聲音:“紅鯉魚綠鯉魚和驢,紅驢綠驢和鯉魚,記住沒有!”

    “麻煩夫君再慢點兒說一遍,什麽驢……”

    “紅鯉魚綠鯉魚和驢,紅驢綠驢和鯉魚。”這次陳旭是一字一句的慢慢念出。

    “嗯,記住了!”

    “記住就好,一口氣念十遍不出錯就算及格,娘子慢慢練,爲夫先睡覺了!”

    于是在黑暗幽靜的夜色之中,院子裏巡邏和埋伏的侍衛和火槍隊員就聽見自家侯妃在臥室裏念叨了許久的紅綠鯉魚和一頭不知顔色的驢,最後有若催眠一般昏昏欲睡。

    “夫君夫君,我念會了……”

    子夜時分,正睡的香甜的陳旭被驚喜的聲音從睡夢中搖醒,然後聽了數分鍾的紅鯉魚綠鯉魚和驢之後徹底睡不著了,滿腦子嗡嗡的,閉上眼睛就是一堆各種顔色的鯉魚和驢遊來遊去蹦來蹦去,及至天亮起床,發現水輕柔在身邊睡的極其安甯,睡夢中美麗的臉頰上都還帶著幸福滿足的笑容。

    “侯爺,是不是酒店照顧不周,您好像沒睡好?”

    陳旭頂著倆黑眼圈下樓,大清早便來酒樓迎接等待的曹參胡寬二人皆都疑惑不已。

    “無妨,並非酒店照顧不好,只是……”身後樓梯響起,陳旭回頭,就看到穿戴整齊洗漱完畢下樓的水輕柔,神采奕奕精神煥發。

    “見過侯妃!”曹參胡寬皆都滿臉恍然之色向水輕柔行禮。

    “夫君,今日我也想跟您一起去看海師艦隊!”水輕柔對胡寬和曹參福身行禮之後說。

    陳旭笑著說:“見你睡的安穩,我便沒有叫醒你?也罷,趕緊吃些飯食之後一起去吧!”

    “侯妃能夠莅,是我海事學院之榮幸,還有半個時辰開始點卯,早點已經備好,侯爺請,侯妃請!”

    曹參趕緊拱手,引著兩人去餐廳,此時餐廳一間包間之中已經准備好了包子饅頭面條米飯雞蛋以及各種腌制的小菜,您琳琅滿目擺了一大桌子。

    “早餐而已,何須如此複雜,以後勿用如此浪費,這些錢財可都是國驽稅款,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二人也還沒吃吧,一起用一些!”

    陳旭坐下來招呼,曹參胡寬也沒客氣,四個人就圍著餐桌,三個男人都是狼吞虎咽吃的非常快,包子饅頭稀飯鹹菜來者不拒,稀裏嘩啦很快都吃飽喝足,水輕柔雖然吃的慢條斯理,但很快也吃飽,然後乘坐准備好的車馬直奔海事學院的碼頭而去。
多多書院 > 帝國吃相 > 帝國吃相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