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先鋒 > 先鋒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129章 三姝爭豔
    飛往白吉的航班是上午十點整,兩人差點沒趕上。

    原因在于一宵貪歡後白翎又賴床,好說歹說,連拖帶拉,軟綿綿癱在方晟懷裏就是沒勁,無奈之下衣服都是方晟給穿的。

    好容易上了車,白翎回過神來才發現胸罩背扣給弄反了,當著老吳的面又不便脫,一路別扭到機場。

    搶在停止登機前半分鍾,兩人動用VIP特權才得以登機。一坐下白翎又進入睡眠狀態,方晟搖頭歎道你呀戰鬥力太弱,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勁哪去了?

    白翎辯道都是幾次受傷落下的後遺症,以前在黃海也搞過連續作戰,誰怕誰啊?

    想想也是,從開始就不能消受連續作戰的大概就是周小容和趙堯堯了。

    航班起飛時因爲流量控制晚了四十分鍾,白翎正好連睡三個小時,到白吉後又神采弈弈起來。

    來到廣電中心,于正華又驚又喜,當即中斷會議到貴賓室接待。

    拿著瓷板畫琢磨良久,于正華的判斷與白昇所說大抵相同,晉西高仿,做得出神入化,但也存在晉西貨固有的毛病。

    “卓強不太熟悉,可能經常在香港那邊活動吧,內地很少見著;”于正華道,“提到晉西貨,業內都知道晉西造假集團老大姓宇文……”

    “聽說宇文從不露面?”

    “對,特別神秘的人物,據說手下親信都難得見到他;然後二哥、四哥都不太不管事兒;三哥管財務;五哥負責硬片兒,主攻瓷器、陶器、青銅器等等,可能就是方哥所說的卓強;六哥負責軟片兒,專指字畫……”

    “連國家博物館都知道有這麽個造假集團,難道有關部門從沒查過?”方晟問。

    于正華道:“每年都查,每次都能繳獲一大批赝品,問題在于只要核心人物還在,做假的技術人員沒抓,重開爐竈根本不費事兒,與獲得的暴利相比,那點投入算什麽?”

    “爲什麽不抓核心人物,比如卓強?”白翎問。

    “沒有證據!”于正華道,“要不是方哥說卓強,我根本不知道他就是五哥;業內只曉得造假集團從宇文大哥排到六哥,至于真實身份卻是謎;即使有風聲吧,你也不能隨便指控人家對不對?”

    方晟颌首道:“根本在于不是沒法指控,而是不想指控,不願主動作爲。”

    于正華撫掌道:“方哥說到要害了!晉西除了煤礦,村村都燒窯,偷偷摸摸燒制點瓷器、陶器什麽的根本不算什麽,要查可以,秋風掃落葉,然後呢?沒法徹底鏟除還不如不做。”

    方晟默然,想了會兒道:“瓷板畫放你這兒,幫我從業內著手設法找到它的來源,直說吧就是要挖出卓強與瓷板畫的聯系。”

    “好,回頭我托幾位晉西那邊的專家。”于正華一口答應下來。

    接著方晟詳細詢問他和艾夏在白吉的工作情況,鼓勵他倆好好幹,混到副廳就可以回京都了。

    太遙遠了,還得方哥多多提攜。

    于正華誠懇地說,然後期期艾艾要方晟今晚留下,順便請徐璃吃個飯表達一下謝意,一直以來他都沒好意思當面感謝,而副申長辦公室又不是區區中心領導能隨便出入的。

    “這個……”方晟皺著眉頭准備推辭。

    白翎的惡趣味又來了,爽快道:“沒問題啊,都是老朋友好久沒見了,利用這個機會聚聚吧。”

    “那……那我發個短信……”

    方晟還沒說完,白翎劈手奪過手機,脆笑道:“發什麽短信?直接打電話好了,老朋友嘛!”

    “我來打,我來打!”

    方晟一臉緊張地將手機搶到手裏,腦裏已轉了千萬回,然後在白翎和于正華的注視下撥通徐璃手機,沒等她說話就斟字酌句講了大概意思。

    徐璃何等聰明——方晟身邊的女人個個都聰明,立即抓住兩個關鍵名字,“于正華”,“白翎”。

    毫無疑問于正華是真心實意表示感謝,拉住方晟別無他意,因爲憑于正華是請不動徐璃的。

    但白翎居然跑到白吉,還主動表示要跟老朋友吃飯,那就居心叵測了!

    想起範曉靈婚宴上自己和姜姝受的窩囊氣,若非樊紅雨反擊真要被白翎整垮掉!

    對了,樊紅雨!有樊紅雨的酒量,今晚白翎再發酒瘋也不怕!

    更何況如今自己主管建設廳,一聲令下樊紅雨敢不向前沖?

    想到這裏徐璃微笑道:“小于太客氣了,其實我平時關心不夠,正准備向方書記檢討呢。難得白局也到咱小地方視察,今晚我做東熱鬧一下,小于不准買單,做好服務就了。”

    還真吃啊?!

    想起上回往死裏喝的畫面,方晟冷汗快下來了,連忙給她墊話:“嗯這個……太突然了,不影響你正常安排吧?”

    言下之意你就說晚上省裏有活動得了,我立馬打道回府!

    徐璃還是微笑:“有活動也得推掉不是?對了,馬上我通知下紅雨,人多熱鬧些。”

    啊,再加上樊紅雨?!這不不不不是越鬧越亂嗎?

    方晟瞬間汗流浃背,沒等他說話,白翎把手機搶過去,笑道:

    “多謝徐申長盛情接待,待會兒見。”

    “好,待會兒見。”徐璃淡淡道。

    趁白翎接電話的空隙,于正華湊近方晟興奮地說:“還有樊廳長,樊大小姐?哇,白吉有名的美女廳長,名氣不在徐申長之下呢?”

    都是你小子惹的禍!方晟恨恨道,卻強笑道正華啊,看人不能只看外表,要注重她的內涵和能力,否則就是花瓶一只,徒有其表。

    都蠻有能力的。于正華道。

    接下來方晟如坐針氈,眼睛偷瞄白翎沒完沒了地聽手下彙報,于正華又忙著通知艾夏、訂酒店,趕緊尋個僻靜處與徐璃聯系。

    “你該一口拒絕的,跟她較什麽勁兒。”方晟責怪道。

    徐璃冷笑:“怎麽,人家跑到我地盤挑釁,我這個副申長反而繞開走?”

    “那也不能把樊紅雨攪進來,她又沒惹到你。”

    “她惹到我了!”徐璃道,“本來蛋糕就不夠分,她多一塊我就少一塊,我說得夠明白吧?”

    方晟哀怨地說:“別攪和了好不好?都是我不對,可……可……可到時我夾在中間很爲難的。”

    徐璃放緩語氣道:“知道你爲難,所以今晚的事你別管,由我跟她單挑!保管叫她站著來,躺著走!”

    “別別別……”

    沒說完徐璃就挂斷電話,再打一直忙音。

    沒辦法,方晟隨即又與樊紅雨聯系,甫一接通那邊悠悠道:

    “接到徐申長通知了,今晚有一場惡戰。”

    “不是惡戰,紅雨,你聽我說……”

    “西宮娘娘跟貴妃娘娘掐上了,還不是惡戰?”樊紅雨幸災樂禍道,“從前途考慮,我要挺貴妃娘娘,不然以後在人家手底下沒法混喲。”

    方晟氣急敗壞道:“別添亂了好不好?好吧,你可以出席,但吃會兒假裝肚子疼先離開,別火上燒油!”

    樊紅雨吃吃笑道:“給你出個馊主意,晚上我把她倆都灌醉了弄一張床上,然後任君采摘……”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方晟簡直欲哭無淚。

    等到下午五點左右三個人動身去酒店時,于正華突然低聲問能不能晚點開始,方晟滿肚子憂愁,沒想太多,直接否決說人齊了就開吃,早吃早結束。

    倒是白翎多問了一句,是不是小艾忙不過來?人少,等會兒沒事的。

    于正華趕緊說沒,沒,小艾這會兒應該已到酒店了。

    果然,車子剛到酒店門口,艾夏便春風滿面地迎過來。白翎下車拉住她的手,連誇她皮膚好,身材好,誇得艾夏不好意思,連連說哪比得上白局有氣質。

    方晟走在後面暗歎不已:白翎那點小伎倆,他都不動腦子就知道。

    說說笑笑進了包廂,白翎終于切入正題,問道:

    “正華能喝多少——不准撒謊,要實在!”

    于正華道:“四兩吧,還是到白吉練出來的,以前在京都很少喝。”

    “還得繼續鍛煉啊,這點酒量拉不出打不響,”白翎轉向艾夏,“小艾呢?”

    “我……我從不喝的……”

    白翎臉一沉:“這哪行啊!身爲于家孫媳婦,目標應該不滿足于邁入公務員隊伍,將來要在方哥的帶領下挑更重的擔子,首先,就要從喝酒開始!”

    方晟趕緊打岔:“人家小女孩子還沒結婚、生孩子,少喝爲宜。”

    “胡說,人家徐申長那麽能喝,照樣養大胖小子。”白翎反駁道。

    見白翎擡出徐璃,方晟不敢多說。

    白翎轉而笑眯眯摟著艾夏說:“你啊,到時要以于家沒過門的孫媳婦敬徐申長一壺,你跟正華的前途,不客氣地說都掌握在徐申長手裏,不管能不能喝,哪怕喝醉了,都要讓徐申長看到誠意。”

    “唉,幫忙又不是靠喝酒……”方晟又想阻攔。

    “但缺了酒萬萬不行,”白翎看著方晟眼中有了殺氣,“小艾不喝,正華又不能喝,難道你喝?”

    方晟又退縮了:“都……都少喝點。”

    白翎道:“總之就是這樣,小艾呢直接沖兩壺,徐申長一壺,樊廳長一壺,咱倆都是一家人沒必要客氣;正華有能力的話沖四壺,沒能力沖兩壺,剩下的事交給姐應付,行不?”

    她明明在挑唆人家喝酒,卻擺出仗義的姿態,方晟在旁邊啼笑皆非。

    于正華和艾夏很吃她這一套,齊聲道:“聽白局安排!”
多多書院 > 先鋒 > 先鋒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