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奧術起源 > 奧術起源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初交鋒
    “多謝大叔教誨。”傑米勒恭敬的將牛肉幹接了過來,有樣學樣的將一塊扔進了嘴中,其他小心的收了起來,同時用心記著,這些小東西雖然不起眼,但都是老兵們積累起來的經驗之談。

    “其他我真還沒有什麽可以教你的了,該知道的,平時訓練的時候,你們的長官都應該教給你們了。”老兵吉姆接著懶洋洋的道,“我唯一能夠告訴你的是,想活命,就不能慫,越慫死的越快,因爲欺硬怕軟,是所有人通病,你越怯弱,敵人越容易容易找上門來,到時候表現出來的越凶狠越好,當你比所有人都凶狠的時候,就不是戰場在主宰你,而是你在主宰戰場。”

    “我知道了!”傑米勒重重的點了點頭,用力的挺了挺自己不怎麽壯實的胸脯,想拿出凶惡表情,但是怎麽看氣勢都不足。

    “來了!”一直懶洋洋,好像還沒有徹底睡醒的吉姆,猛然坐直了身子,雙眼中精光四射,一股凶煞氣息撲面而至。

    傑米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感覺自己面前坐的不再是那位和善中年大叔,而是一位凶惡猛獸。

    這才是百戰老兵的真正面目。

    整個虎口堡城牆上,類似于吉姆的情況,比比皆是。

    他們從最懶散、最無所謂的一群人,變成了最嚴肅、最凶惡的一撥人。

    傑米勒一開始還有些迷惑,不清楚原本還有幾分和氣的吉姆大叔,爲什麽突然變的這麽嚴肅。

    緊接著如同山呼海嘯般的各種怪叫和馬蹄聲同時傳來。

    那種恐怖動靜,讓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陣仗的傑米勒面色發白,虛汗直冒,很快便打濕了皮甲內的貼身衣服,黏糊糊的粘在身上,好不難受。

    他現在顯然沒有心情管這些了,蜷縮在城牆後面,耳邊回蕩的全是百夫長的呼喝聲。

    “穩住,穩住,他們現在只是試探,不准發動反擊,等將他們放近了再打。”

    “所有人注意規避,箭雨要來了。”

    “大家不要亂來,聽我的號令行事。”

    那些像吉姆一樣,與奧丁獸人有交手經驗的老兵,即便是沒有這些中低層指揮官的提醒和命令,也知道怎麽做,雖然精氣神發生了改變,但是身體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緊靠在女牆後面,有的甚至依舊在閉目養神。

    像傑米勒這種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新兵就不一樣了,雖然他加入斷脈防線時間不短,平時也沒少訓練,但依舊是一名新兵。

    精神高度緊張,身體像一根彈簧般,被拉得緊緊的,一時半會還好說,時間一長都快抽筋了。

    聽著城牆外面的怪叫和馬蹄聲,時間變的更難熬。

    這一刻他們感覺自己就像是瞎子,根本不清楚外面究竟什麽情況。

    雖然自己的百夫長一再提醒,吉姆大叔剛剛也警告他了,傑米勒依舊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恐懼和好奇。

    心中暗暗告訴自己,只看一眼,只看一眼應該沒有什麽事情。

    心中還在想著,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采取了行動,從女牆間的縫隙中向外望去。

    “小心!”傑米勒的腦袋還沒有完全伸出去,就已經被種種的撲倒在地。

    緊接著無數箭支呼嘯而至,越過城牆,通過女牆的縫隙,密密麻麻的砸了下來。

    包括傑米勒試圖向外窺視的女牆口,也有七八支從中躥過。

    要是傑米勒腦袋還停留在那裏的話,能不能完全避開,還是個未知數。

    這些箭支大部分都是骨質或者石質箭頭,殺傷力明顯有所欠缺,但是被命中面門,依舊不會有他的好果子吃,就算不死,頭破血流是少不了的。

    “你找死嗎?那些帶毛的野人,習慣以箭雨起手,進行威嚇試探,你的隊長沒有告訴你嗎?被他們這種箭雨殺死的,都是你這樣的蠢貨,爲什麽像你這樣的蠢貨,每年都層出不窮呢!”吉姆一邊麻溜的從傑米勒身上爬起來,滾到了城垛後面,一邊怒容滿面的訓斥道。

    同時也沒忘記拽了傑米勒一把,將他帶到了箭支死角中。

    “我……我……”傑米勒就像上了岸的魚一樣,不停張嘴,但是半晌沒有吐出話來,不僅是被剛剛驚險嚇到了,同時還被自己剛剛窺視到的城外景象嚇到了。

    剛剛驚鴻一睹中,留下最深刻的是鋪天蓋地的箭雨,似乎要將整個天空遮蔽,那種景象好不嚇人。

    城牆下面,正有無數奧丁獸人騎著戰馬在並不寬敞的空地上面呼嘯而過,將一支支箭支送到城牆上面來。

    看他們粗壯異常的胳膊和開弓速度,就知道這些人出身自善射的狼族。

    奧丁獸人並不是用箭雨恐嚇威懾這麽簡單,他們還在用這種方法掩護他們在城下的動作。

    他們正在清理路障,爲全面攻城做准備。

    因爲這並非突發性攻城,在年前,整個斷脈防線全體士兵就知道了,奧丁獸人年後將會大規模來攻的可能。

    從那個時候起,他們就已經開始做准備,虎口堡自然也不例外。

    城外布滿了陷阱、坑道和簡陋拒馬樁。

    奧丁獸人想攻打城牆,必須先將這些人爲障礙清理掉才成,這將大爲延緩,他們攻城步伐。

    我剛剛忘記了,這句話,傑米勒最終沒有說出口,對老兵吉姆道謝道:“剛剛謝謝大叔了。”

    “這是看在那壺美酒的份上。”吉姆冷哼了一聲道,“若是你下一次再找死,我可不一定有機會理會你。”

    “不會了,不會了!”傑米勒陪著笑,多少摸到這位面冷心熱老兵的底,“若是我能挺過這一關,一定請大叔喝最好的酒。”

    “希望有這樣的機會吧。”吉姆對此顯的十分冷淡,似乎對傑米勒十分沒信心。

    傑米勒倒是沒有太大感覺,厚著臉皮問道:“吉姆大叔,我有一些疑問,不知道能不能問。”

    “你小子好奇心還挺重。”吉姆斜了他一眼,又將一塊牛肉幹丟到了嘴中,慢慢咀嚼道,“那些畜生想攻上來,還有一段時間,閑著也是閑著,打發一下時間也好,說吧,究竟有什麽發現?不會與剛剛的冒頭有關吧?”

    “主將爲什麽不讓弓箭手發動反擊?若是任由他們清理路障,咱們先前布的路障就算再多,用不了兩天,他們便會沖到城牆下面。”傑米勒問出了心中最大疑問。

    若是他們的弓箭手趁機發動反擊的話,將會大大延緩,對方清理路障的速度。

    “不錯,你小子倒是沒有蠢到家。”吉姆難得的稱贊一句道,“你這個新兵都能想到的問題,將軍們怎麽可能想不到呢?若是換做以往,早就這麽做了,但是現在,箭支能省一點是一點。”

    “爲什麽?”傑米勒疑惑更甚。

    “笨蛋,當然是爲了發動反擊用!現在正是他們最小心、防護最爲嚴密的時候,就算是調動弓箭手,殺傷也相對有限,除了多拖延一兩天,並沒有太大意義,反將咱們的弓箭手暴露在他們的攻擊之下,若是在他們潰逃的時候,再發動反擊的話,那就厲害了,到時候釘的可都是他們的後背。”老兵吉姆回答道。

    他雖然被一撸到底了,但是身居高位的見識和人脈還在,讓他知道一些普通士兵所不知道的東西,剛剛的這番解釋,絕對不是普通士兵所能具有的,言語中甚至流露著一些專屬于高層信息。

    傑米勒的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心中的疑惑更甚,“吉姆大叔所說的確實沒問題,可是一切前提是建立在擊潰那些獸人上,現在奧丁獸人數量是咱們的十幾倍,能不能防住都是一個問題,更別說是擊潰了,到時候留再多箭支都白搭。”

    “嘿嘿!”吉姆神秘一笑道,“咱們當然准備了秘密武器,你就等著瞧好吧,希望到時候,你的下巴不要被震掉了。”

    吉姆口中的秘密武器,自然是斷脈防線剛剛大量准備的黑火藥。

    由于時間倉促,斷口血堡雖然從永夜軍領手中大量吃進了黑火藥。

    但是試驗訓練少得可憐,即便是那些操作人員,大部分也停留在理論層次,只知道他們操作的新式武器,威力巨大,必須謹慎再謹慎,稍微不慎,就會將自己和隊友炸飛上天。

    究竟怎麽個巨大法,一概不知,更別說是像傑米勒這種底層士兵了,他們匮乏大腦實在想象不出來。

    當黑火藥桶打著旋,砸入奧丁獸人的攻城隊伍中的時候。

    不光是奧丁獸人被炸蒙了,就連城頭上的斷脈士兵都一個個被震傻眼了,喧鬧無比的戰場,出現了瞬間失聲,入耳的只有那些被炸的支離破碎,卻還沒有當場死去的奧丁獸人慘嚎。

    那種絕望的、撕心裂肺的嚎叫。

    對奧丁獸人來說,就像一根根尖刺,正在泄他們無比高漲的士氣,一個個倉皇不堪。

    對城頭上的斷脈士兵來說,卻是一支支強心劑,讓他們紅光滿面,士氣大增。

    “怎麽回事?剛剛那是什麽?”

    “誰清楚剛剛是怎麽回事?”

    “天神之怒,這就是害的奇迹半島淪陷的天神之怒,沒想到這種東西的威力,比想象的還要巨大,奧丁在上,這仗還怎麽打?”

    “馬驚了,馬驚了,快將戰馬安撫住。”

    “安撫不住,快跑啊!”

    “撤!撤!撤!”

    “不准撤,全部進攻,奧丁勇士無所畏懼。”

    “進攻,進攻,後退者死。”

    城下的奧丁獸人不光士兵亂成了一團,他們的戰馬更是被黑火藥桶劇烈的爆炸聲給驚了,不受控制的亂成了一團。

    幸虧他們的攻城士兵,是下了戰馬的。

    若是他們騎馬來攻,只怕局勢更混亂。

    奧丁獸人對黑火藥的了解,同樣也停留在高層。

    即便是他們想向下面的奧丁獸人傳達這個消息,效果也不怎麽理想,就像他們在親眼見過黑火藥的威力前,他們不也處于一種質疑狀態,根本不相信這個世上,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唯一能做的,便是驅趕那些牧民炮灰,作爲先鋒,試探斷脈防線的黑火藥威力,證實給那些精銳們看。

    圍攻虎口堡的奧丁獸人大軍首領,明顯屬于不相信行列一員。

    驅趕牧民炮灰進行攻城,並不是服從來自高層命令,而是奧丁獸人慣用手段和習慣。

    奧丁獸人簇擁在一起,隊形十分密集。

    黑火藥桶造成的殺傷自然最爲巨大。

    大部分直接被這波反擊震懾住了心神,士氣跌倒了低谷,准備撤退。

    也有一少部分,被激發出了凶性,嗷嗷直叫著往前沖。

    還有一部分只聽到聲音,還沒有看到黑火藥桶爆炸的恐怖殺傷力的,悶頭往前沖,結果與前面撤下來的士兵,撞在了一起。

    虎口堡的關口本身不算大,一前一後,撞在一起的時候,立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沙丁魚罐頭,進退不得。

    “哈哈……黑火藥桶的威力果然不虛傳,難怪陛下願意花大錢,從那位肖恩伯爵手中大量購進,有了這種新式武器,就算那些人形野獸的數量再多幾倍,又有何妨,他們休想南下一步。”

    “陛下萬歲,斷脈永存!”

    “還等什麽?繼續裝彈,殺光他們!殺光這群帶毛的畜生!”

    “裝彈!裝彈!裝彈!”

    “殺光他們!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投石車,放!”

    “放!”

    “放!”

    城牆上的斷脈士兵,興奮的嗷嗷直叫,有的甚至發出自己都不明意義的吼叫,宣泄著自己興奮情緒。

    投石機咯咯轉動著,牛皮繩索振動聲,黑火藥桶劃破空氣的呼嘯聲,充斥了整個城頭。

    然後一團團烈焰,死亡烈焰在奧丁獸人密集陣型中炸開。

    斷胳膊、斷腿、撕裂的血肉和內髒,四處橫飛。

    落的周圍那些幸存者一頭一臉。

    那並非單純的血雨,裏面還摻雜著星星點點的火花。

    這些火花正是奧丁獸人的天然克星,他們很多人穿的都是那種不知道多少年沒洗的皮袍,一旦被引燃了,在沒有燒盡前,休想撲滅。

    很快城外,就多了無數人型火炬。

    火焰灼燒的疼痛,讓這些人型火炬,一邊慘嚎著,一邊四處狂奔。

    他們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旦抱住了身邊的人就死不放手,哀求著對方救救自己,不管他們能不能撲滅身上自己的烈火。

    這導致更多的人,一起化成了人型火炬。

    那種慘烈和恐怖,甚至還在黑火藥桶造成的傷害之上。

    直接讓奧丁獸人的士氣跌倒了低谷,在這種情況下,再勇武的人,也沒有辦法提起勇氣。

    而斷脈防線的第二波反擊到了。

    “第一梯隊,攻擊角度六十度,放。”

    “第二梯隊,攻擊角度五十度,放。”

    “第三梯隊,攻擊角度四十度,放。”

    無數箭支從虎口堡中鑽出,落入了奧丁獸人的隊伍中。

    這些利箭,又粗又長,力道十足。

    就算是一些薄弱鐵甲,也能夠輕易鑽透,更別說是奧丁獸人的普通皮甲、皮袍,當真是一釘一個准,一旦被射中了要害,八成會當場斃命。

    安迪斯長弓。

    斷脈防線進口永夜軍領軍需物資中,排行第一的物資。

    進口數量甚至還在黑火藥之上。
多多書院 > 奧術起源 > 奧術起源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