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帝裝師 > 帝裝師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201章 卡魯
    珠珠臉上閃過一道決然的神色,她不再理會腰腹的傷口,慢慢俯下身,整個身體貼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全身肌肉收緊,縮成一團。

    嬰九的氣息越來越強烈,珠珠緊繃的身體越縮越緊,骨肉擠壓傳來的痛楚讓她的意識一陣陣模糊,就在她准備發出最後一擊的瞬間,突然感到上方傳來一道恐怖的氣息,她急忙擡起頭,看到一件桃紅色的長袍從天而降,在長袍上方的崖壁上,隱約站著一個纖細高挑的紅色身影,接著,便失去了意識。

    ……

    ……

    哥斯拉腿上的繃帶被緩緩打開,露出裏面一道一尺多長,三寸多深的傷口。

    卡魯半跪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那道足以讓巨獸沖鋒速度降低一半的創傷,聞著傷口裏散發出的淡淡藥香,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很明顯,哥斯拉的傷口被人包紮處理過,雖然包紮的手法極爲粗糙,但用的藥卻是極好,卡魯記得昨天攻城的時候巨獸的身上並沒有傷,也就是說傷是在進城後留下的,可在城裏,又有誰會給它包紮傷口呢?要知道,攻城巨獸對陌生人是充滿了警惕,除了山精族外,根本不會讓其他魔人近身,更不要說人類。

    城裏,到底發生了什麽?

    卡魯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看著遠處四敞大開的流沙城城門,即便心裏依舊有些膽虛,他還是想進城看看。

    哥斯拉對卡魯發出的指令格外配合,它雖然不明白一向喜歡坐在自己背上的主人爲什麽忽然選擇了走路,而且走路的姿勢很是怪異,還是乖巧的跟在他身後朝流沙城走去。

    城門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風越來越大,卡魯瘦小的身體都幾乎被吹了起來,就在離城門不足一百米的地方,他忽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呼救聲,順著聲音,看到了一張沾滿血汙的臉和一頭火紅色的短發。

    “救救我……”

    紅發魔將趴在地上,艱難的朝卡魯伸出手臂,痛苦的呼喊著。

    剛才一路走來,卡魯看到許多受傷的血骷戰士在血泊中掙紮,他都沒有理會,對這些曾經並肩作戰的同伴,他心裏忽然生出了深深的厭惡,可對紅發魔將,他卻不得不理,至少,應該問他幾句話。

    “我的未婚妻在哪?”卡魯站起紅發魔將近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因傷痛連視線都變得模糊的紅發魔將聽到聲音努力睜大眼睛,當看清卡魯和他身旁的巨獸時頓時臉色慘變,他不明白爲什麽卡魯身旁還有一只巨獸,可求生的本能讓他知道此時此刻最正確的選擇是什麽。

    “尊敬的卡魯馴獸師,求求您大發善心,救救我吧,昨天是我不對,我真誠的向您道歉,只要您能救我一命,我願意做您最忠實的奴仆,不,是奴隸,奴隸……”求生的欲望讓紅發魔將淚流滿面,他掙紮著向前爬出一步,用力親吻起卡魯的靴子,連上面的淤泥和血汙都吞進了肚裏。

    這是魔族奴隸對主人宣誓忠誠的最高禮節。

    卡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用鄙夷痛恨的眼神看著紅發魔將,直到他握住自己腳的手松開後才平靜的問道:“麥莉在哪?”

    “在軍營,在大帥的軍營。”紅發魔將急忙回道。

    “你是怎麽得到消息的?”卡魯的聲音更平靜了。

    “她來軍營的時候剛好被我碰到,從交談中知道她是您的未婚妻。”紅發魔將的聲音有些發抖,生怕哪句回答不對會惹怒年輕的馴獸師。

    卡魯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緊張了起來:“你,有沒有傷害她?”

    “沒有,我可以以真魔的名義起誓!”紅發魔將提高聲音保證道:“在您尊貴身份的庇護下,怎麽敢有人打麥莉的主意呢?大帥把她安排進了最豪華舒適的營帳,還等著您凱旋後給您一個驚喜呢。”

    聽到這裏,卡魯松了一口氣。

    “尊敬的卡魯大人,求求您,救救我吧。”紅發魔將痛苦的說道,重傷之下,一口氣說了這麽多的話對他的體力産生了巨大的消耗。

    “昨晚的那四個人,是不是你派去的吧。”卡魯忽然開口道,即便失去了巨獸,在沒人撐腰的前提下,他也不相信那些普通的血骷戰士敢對自己做出那種事情。

    “我……對不起卡魯大人,是小人一時糊塗,小人……”

    紅發魔將話沒有說完感覺周圍的世界忽然暗了下來,在他意識清醒的最後一刻,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獸蹄。

    ……

    ……

    葉昊天坐在一棵大樹下,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水面。溫暖的陽光照到身上,灑在身後的密林中。

    珠珠蹲在水邊的一塊石頭上正在搓洗著衣服,發絲緊緊貼在她出汗的額頭和臉頰上,紅撲撲的臉蛋格外動人。嬰九從身後走過來,笑眯眯地捧著一把果子說道:“老大,給……”

    葉昊天擡頭剛要去接,嬰九的笑容忽然變得猙獰起來,他手上拿著的赫然是一柄沾著血水的匕首。說話的時候,匕首已經刺了出去,深深紮進了葉昊天的心髒。

    “啊!”

    葉昊天大叫一聲,從夢境中醒了過來。

    刺眼的陽光從天空灑下,渾身傳來的劇痛讓葉昊天意識到剛才不過是一場噩夢。他想擡擡發麻的胳膊,手腕處突然傳來的酸痛讓他痛哼出聲。

    “醒了?你終于醒了,太好了,可嚇死我了。”一道溫柔而又關切的熟悉聲音傳入他耳中。

    葉昊天緩緩睜開眼睛,視線慢慢變得清晰,映出了一張清秀溫婉中透著憔悴的面龐。

    “咳咳,凝……兒?”葉昊天的聲音有些沙啞。

    “對,是我,咯咯,太好了,你可急死我了,知道你昏了多久嗎?三天三夜!有好幾次心跳都停了,還以爲你死了呢,害人家哭了好半天,現在可算醒過來了,你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傷口還疼嗎?”
多多書院 > 帝裝師 > 帝裝師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