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書院 > 魔眼小神醫 > 魔眼小神醫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顔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百章 師徒緣斷
    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苗蒲已經快習慣與其他人共用帳篷,也習慣了自己在師姐的眼睛下生活,在與宗門事務相關的事情上頭,自己盡量隨師姐行動。

    隨著呂師姐迎接去秘境的人員回來,也隨著呂師姐等人進主帳,苗蒲坐在內門長老中間,只准備旁聽,不會亂發表意見。

    衆目睽睽之下,被師父呼名喚姓的單獨驅趕,苗蒲心驚膽顫的伏身:“師父,弟子不知犯何錯惹您生氣。”

    “你有臉問犯了何錯?”木蓮子對自己的親傳女弟子徹底失望:“你和你的親傳弟子心裏記挂的是誰?你們師徒先後想進秘境又是爲什麽,真要我們說出來?你們師徒心中無玉岚宗,也就沒有必要參與宗門議事。”

    “師父,弟子,已知錯。”苗蒲伏身請罪,她不能就這樣出去啊,她若出去了,其他宗門如何看待她?

    “這句話你不是第一次說,我剛來狼山時你也是這麽說的,我給你機會讓你反省,可你有真正悔改過嗎?”

    木蓮子擡步,兩步站到自己親傳弟子面前,擡手,將弟子的頭吸得擡起,他手掌一按覆蓋在女弟子頭頂,掌中真氣如洪水貫進女弟子頭頂:“苗蒲,你心中心心念念惦記著蒼月先皇,既然如此,爲師成全你,今日斷了這師徒名份!”

    真氣貫頂,頭痛欲炸,苗蒲已明白師父要廢了自己,駭然失色,眼淚奪眶而出:“師父饒命,弟子知錯了,弟子再也不管慕氏,求師父再給弟子一次機會,師父,師父……”

    她試圖抵擋,可是師父是渡劫期的真人,真氣雄厚,她無力抵擋,痛得渾身顫抖,哀聲叫著師父,因爲師父鐵心要斷了情分,絕望之中想起自己的師弟,向師弟求救:“離師弟救我,我錯了,師弟救我……我錯了,求掌門救救我……”

    離陽子縱然同情同門師姐,可是,他先是玉岚宗的弟子,是玉岚宗現在的掌舵人,私人情份在宗門安危前哪重哪輕,他分得清。

    他沒有求情,平靜的正襟危坐:“于私,你是我師姐,我本該爲你求情,然而身爲玉岚宗弟子,身爲玉岚宗掌門人,宗門高于一切,任何有危害到玉岚宗的人或事,一律以宗門門規處置,木師叔執行師道,我不過問。”

    掌門師弟不救自己,苗蒲絕望的流淚:“師父,師父,弟子……錯了……”

    木蓮子更心痛,自己收的親傳弟子,曾經嘔心瀝血的教導,寄與了自己多少期望,看著她一步一步的成長起來,自己花費了多少心血,到最後卻要自己親手毀掉,何其殘忍。

    然而,再殘忍也不能心軟。

    不要輕視任何一個女弟子,女人爲了情受什麽都做得出來,世俗界的世家皇宮後院從來是女人的戰場,殺人不見血。

    苗蒲的心已不在玉岚宗,若讓她知曉玉岚宗有至寶魂玉,心生邪念,留在宗門內暗中做手腳,控制住整個宗門爲她所用,玉岚宗的萬古基業將毀之一旦。

    木蓮子原本還想給自己的弟子最後一次機會,她若服從,自己離開主帳去反省,說明她心中還有宗門有他這個師父,知道在宗門弟子面前必須做好表率,以服從師父和宗門的決定爲宗門弟子的必守原則。

    可惜,她自己沒有珍惜機會,她只想怎麽利用玉岚宗長老的身份庇護蒼月帝國皇族,試圖違抗師門之決定,她的心已經養大了,再縱容下去,等于爲宗門留下隱患。

    木蓮子執堂刑堂,以公正嚴明律己律人,絕不容許自己的弟子禍害宗門,在她有成禍害的苗頭時先將其扼殺。

    他下手再沒留情,真氣貫進弟子頭頂,逆流往下直襲她的丹田,苗蒲劇烈的抽搐。

    玉岚宗的長老們無人質疑,也無人爲苗長老求情,木長老親自決定要斷絕與弟子的師徒情份,說明苗長老必定有叛師行爲。

    衆弟子也沒有誰向掌門求情,掌門親口說了有任何人危害到宗門一律以門規處置,木長老以門規處置弟子,天經地義。

    主帳內落針可聞。

    壓抑的氣氛中只有苗長老急促的呼吸以及她承受不住真氣逆襲的疼痛發出的痛嚎,“啊啊啊”的慘叫高亢而慘烈。

    她劇烈的抽搐了十幾個呼息,衆人聽到沉悶的一聲“嘭”的悶響,隨著那一聲悶響,苗蒲如被抽盡力氣,一下子癱下去。

    千多年的修爲被廢,苗蒲原本保持青春的容顔快速衰老,臉上起皺紋,烏黑的發絲也失去光澤,變灰變白,不過眨眼間便變成一個雞皮鶴發的老妪。

    木蓮子廢掉女弟子丹田,並沒有見她變老而于心不忍,蹲身,手再次貼上弟子的頭,檢查她的神識,發覺她的神識還很強,再次摧毀。

    遭受第二輪酷刑,苗蒲又次劇烈的抽搐,很快七竅中滲出絲絲血迹,眼神變得呆滯,真正有了老妪該有的樣子。

    她看著師父,眼淚滾落:“師父,爲什麽,爲什麽要這樣懲罰徒兒?”

    “你還記得我是因爲什麽才收你爲徒,你還記得你拜我爲師時的誓言嗎?”木蓮子親自廢去弟子的修爲,斷掉弟子的仙途,也斷絕她用神識傳音的可能性,平平靜靜的收回手。

    苗蒲呆呆的看著師父的臉,這一刻,許多被自己淡忘的記憶反而清晰,當年她的家鄉發生戰亂,百姓流離失所,餓殍遍野,爲活下去,百姓易子而食,她家女孩兒多,原本被父母拿去交易,幸而被去救世的仙人師父救下來。

    她的資質並不好,原本是沒有機會拜入玉岚宗,是她苦苦哀求師父,令師父動了恻隱之心才帶回玉岚宗做外門弟子,她苦心修煉幾百年才築基,師父重諾,將她提至內門。

    可是,她真的記不起來拜師時發了什麽誓。

    想不起自己的誓言,苗蒲愣愣的發呆。

    木蓮子哂了一聲,擡手,取出一顆藥丸給女弟子吃下去,默數著時間,數息後,苗蒲沉重的合上眼皮,陷入昏睡。

    玉岚宗上上下下無人吭聲。

    令人窒息的氣氛中,響起脆脆的悅耳的少女嗓音:“哎,木長老,你那種藥丸子是誰煉的啊?”

    衆人看向小仙子,見她以手捂眼,從指縫裏向外張望,頓時哭笑不得,想看就正大光明的看嘛,哪用得著欲遮還掩的。

    有個膽大的小家夥問自己藥丸子來曆,木蓮子起身,輕飄飄的飄到小仙子旁坐下去,伸手揉小家夥的腦袋:“你又有什麽鬼主意?”

    “沒有,就是問問。”樂韻將頭頂的大手給扒拉下來,不讓摸頭:“你們趕緊說正事,說完正事,藍長老木長老要上工幫我挖山,做人要講信用,做仙人更加要誠信,不能食言而肥。”

    “你呀,淘氣。”被小家夥胡攪蠻纏的攪和,木長老因爲弟子的事而沉悶的心情瞬間好轉不少。

    “請長老們先說說秘境的經曆吧。”小仙子給他們找了台階下,離陽子立即接過話茬論正事。

    進秘境的長老們輪流發言,講述自己角度所見所知。

    當藍長老木長老丟下自己進主帳,被師祖勒令不得聽宗門議事的慕月婵,嬌美的面孔瞬間慘白,師祖知道她偷偷找人打聽蒼月帝國團隊的消息了!

    那麽多人從秘境出來,人來人往,一片喧嘩,她走前觀察過宗門根本沒誰留意她,所以她才偷偷的去找人打聽消息。

    可是,沒想到師祖察覺到了,還特意走在宗門弟子們後頭等著揭穿她的私心。

    慕月婵心裏又慌又急,想跟進去沒膽子,趁著還沒多少人關注玉岚宗,趕緊悄悄的隱身于帳篷後方,再回自己帳篷等,等師父議事出來告訴自己情況。

    從秘境裏提早出來的隊伍不是在與外面的人員合議,就是在整頓行裝,有些隊伍的留守人員特意跑去找提前出來的人員打聽自己隊伍的消息,有的喜有的憂,不一而論。

    五大仙宗進秘境的隊伍中高階修士只有玉雪宗的牛陶長老受重創,經過一年休養,他已無礙,除了缺失一臂,並無其他什麽嚴重後遺症。

    當然,失去整條手臂,失去一條主脈,對修行速度還是有影響,不過,受傷總比死亡好啊,牛長老自己也看得開,並沒有鑽牛角尖。

    五宗聯盟隊伍在進秘境前對于戰利品分配早已達成協議,對于戰損人員都有相應的補償,玉雪宗牛長老失去一臂,自然會有額外的戰利品補償。

    玉雪宗紀和掌門與衆長老也好生安撫了牛長老一頓,倒把牛長老弄得有點不好意思,他灑脫的微笑:“講實話,最初我確實是有些頹廢,後來嘛,玉岚宗的首席親傳弟子說缺失一臂一條脈沒關系,找樂小仙子幫拓寬經脈,完全可以消除比別人少一脈的缺陷,我等著小仙子去玉雪宗做客順便幫我開拓經脈呢。”

    “當真?”衆長老們驚喜不已。

    “當真。”牛長老的回答斬釘截鐵般堅定。

    玉雪宗衆人大喜,玉岚宗的親傳弟子竟然說了小仙子能解決牛長老失臂缺脈的缺陷問題,那必然是真的,他們只管掃舍烹茶以待小仙子到玉岚宗做客。
多多書院 > 魔眼小神醫 > 魔眼小神醫列表
打開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錯誤舉報 | 返回目錄